北漂记(一)——夏夜思

飘荡的夏夜,急躁的夏夜。

呼吸有点干燥,思维已经朦胧。我揉了揉脖子,合上了书。

肯德基里音乐在唱,不急不缓,仿佛在吟诵这残忍的光阴,又似在刻画这诡谲的命运。

窗外灯光闪烁,人来人往,有的悠闲,有的匆匆。芸芸众生依旧在亘古不变地生生灭灭。这个世界有太多悲欢离合,但这个世界从未止息。

往事如烟,前路茫然。滚滚红尘中,已蹦达挣扎了将近26个年头。今夜,我前所未有地自由,也前所为未有地孤寂;我前所未有的信心百倍,也前所未有地落寞伤悲;我前所未有地麻木不仁,也前所未有地热泪滚滚;我前所未有地精明强悍,也前所未有地一无是处。

或许我还在前行,或许我早已落伍。或许我终将成功,或许我注定失败。或许人类将千秋万代,理性不死,而我的思想会光耀千秋,永世不朽,后人记起我,就像我记起苏格拉底。或许人类将玩火自焚,毁灭于自己失控的智慧,千万载后的新文明,有一天以无上先进的技术,复原了我干枯的骨骸和苍白的语言,激动的双眼含泪,就像今天的考古学家发现了恐龙的化石。

北京,留守还是逃离?

或许我会循规蹈矩地考研读博,重回体制,再进校园,当一名大学老师。可能我会做的很平庸,忐忑而顽强地申请研究经费,发表自己不想发表文章,书写自己不想书写的文字。可能我会做的很出色,创立前所未有的学术流派,出席从未有过的学术会议,桃李满天下。

或许我会成为一代名商巨贾,腰缠万贯,周游列国,偶尔在梦中重回形而上学的迷人世界,慨叹人生若梦。或许我只能成为一个普通的老板,大腹便便,精打细算,参加各种应酬,奔赴各种饭局,为员工的走失头痛,为市场的萎缩抓狂。

或许我会闲云野鹤,大隐于市,穷究天人之际,深推宇宙之理,集中西之大成,错百家为一言,著书立说,藏之名山。或许我只能当一个草根学者,出几本不温不火的小书,每天刷刷微博,发发牢骚,了此一生。

或许我会当一名伟大的作家,博览群书,放飞想像,写尽众生的悲欢离合,写尽宇宙的荒凉枯寂,让世人赞叹我的痴狂和放浪。或许我将沦为一名蹩脚的写客,靠出卖自己的手指为生,每天睁着肿痛的双眼在电脑前码字,痴痴傻傻,疯疯癫癫。

或许我会继续当我的程序员。可能终于有一天,我苦尽甘来,成了技术专家,过上了中产阶级的生活。可能在无数年后,我不幸还无长进,含胸驼背,衣衫不整,怨天尤人,苦不堪言。

我喜欢闲庭信步,我也爱大风大浪。人生有千百种活法,但我只能选择一种。26,我已经26岁了。人生的三分之一,或者至少四分之一,已经回不来了。

我想到了我的祖辈和父辈。我想到了已经永远故去的父亲和祖父,我想到了还在尘世饱经风霜的母亲和祖母。无论我成败与否,我都无法阻止时光对他们的摧残。我无数次地双手合十,祈祷逝者安息,生者安乐。但我无能为力,我恨这岁月匆匆。

有梦易追,有家难归。有千言万语要说,有太多有口难言。

祖母和母亲都非完人,但我还是想唱一首《游子吟》。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泪流满面。

这荒凉的宇宙还在演进,人类的思想还在蓬勃发展。没有人能精确再现它们的由来,也没有人能完全知晓它们的去向。多少伟人,多少凡夫,都已淹没在这光阴的滚滚洪流中。我多么想读懂这命运之神,多么想抓住这时光之箭。

肯德基里音乐已停,只剩下空调在嗡嗡作响。我收起杂乱的思绪,收起深深的隐忧,低头,翻书,一本《认知心理学》,一本《人工智能》。

只是我依然不知道,今夜,我该如何存在。

用支付宝钱包扫描此二维码,为本文付款
本文标签:
时光存在感北漂

官方公众号:
查看更多有趣的信息,请扫码关注男儿邦官方微信公众号nanerbangblog。

公众号id:
男儿邦blog

版权声明:
本文为站长原创,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以超链接形式注明出处

本文地址:
http://www.nanerbang.com/article/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