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欧盟委员会的一封关于人类大脑工程的公开信》完整译文

700多名科学家联合发难“人类大脑工程(HBP)”,截止撰写本文的时间为止,光签名者就达到了610人。很多年后,这绝对称得上脑科学界和人工智能界,乃至整个科学界的大事件。对大脑智能的直接研究,以及通过人工智能的方式探究智能,似乎一直都是两种对立的研究取向。这种分歧,的确是此次事件的原因之一,因为人类大脑工程似乎更侧重于信息科学,这不能不上神经科学家感到不爽。但是,只是这样吗?科学家也是人,也要吃喝拉撒睡,在高举着“欧洲神经科学”、“推进人类对大脑理解”、“潜在的巨大社会益处”等高大上旗帜的同时,HBP的质疑者们的醉翁之意,似乎是瓜分这笔高达12亿欧元的天价经费。也许你觉得这是小人之心,但看完以下这封完整的公开信,你会发现这不是笔者信口开河:

质疑人类大脑工程(HBP)署名科学家已达到610人

质疑人类大脑工程(HBP)署名科学家已达到610人

“我们这些欧洲神经科学委员会的签名者们写了这封公开信,来表达我们对人类大脑工程(HBP)大方向的担忧。HBP,以及它的兄弟项目美国大脑计划,都有着崇高的目标,那就是在理解大脑正常和病理状态下的功能方面取得重大突破。考虑到实现这一目标潜在地带给社会的巨大益处,它值得整合我们的社会资源进行重大的投资。

然而,HBP从一开始就在欧盟神经科学委员会中存在争议和分裂。许多实验室在这项工程刚刚申报的时候拒绝加入它,因为它把注意力放在极度狭隘的研究方法上,导致该工程出现背离它目标的严重危机。在过渡阶段中,成员之间的摩擦进一步加剧了这种偏狭。

在六月份的时候,一份针对HBP第二轮融资的“框架合作协议”(FPA)被递交。不幸的是,这份协议体现了一种更加狭窄的研究目标和资金分配,包括删除了一整个神经科学子项目和18个附加的实验室,以及进一步的撤资和内部科学委员会中一名成员的辞职。

一项HBP的正式的评审已经在计划中,用来评估该工程在过渡阶段取得的成功,并对下一阶段制定计划。现在利害攸关是,欧盟委员会每年资助5000万欧元用于“核心项目”,还有5000万欧元用于“合作项目”,后者主要由欧盟成员国的融资机构提供。

在这种背景下,我们表达这样的观点,HBP并没有走在正确的方向上,在计划更新前,欧盟委员会必须非常仔细审视HBP的科学研究和管理方式。我们强烈质疑,HBP的目标和实施,是否真的能凝聚欧洲的合作努力,并进一步推进我们对大脑的理解。

这次评审必须足够卓越、有影响力,并且要考虑执行的质量和效率。我们相信审查一下就能发现,在满足这些标准上存在严重的问题,特别是考虑到已经展示出来的管理质量,以及财团灵活性和公开性的缺失。

为了能让即将到来的评审能够尽可能地透明和负责任,我们认为必须满足以下原则:

1专家组应该由来自神经科学领域的德高望重的科学家组成,他们的观点能反映出研究方法的多样性。

2评审过程应该透明化:评审专家组的成员的身份应该被公开,评审过程的目标、程序、结果也都应该公开。

3专家组应该具有独立性:专家组的成员不应该是HBP的参与者、鼓吹者或者管理者;他们需要提供自己获取的任何重要基金或者与HBP的科研关系的公开签名。

4欧盟委员会必须按照条例评估HBP是否满足FET旗舰项目的的核心标准,包括科学上的卓越性,影响力,以及实施的质量。我们希望关注以下由少数团体声援和HBP合作者的系统性缺失引发的,非常切合FET标准的担忧:

4.1在何种程度上,财团能促进互补性、利用协同效应,并增加区域、国家、欧洲和国际研究计划的产出。

4.2所提议的治理和管理结构的质量。

4.3财团的开放性和的灵活性。

5在此次审查的基础上,专家组应该制定有约束力建议,就有关HBP作为一个整体的延续性,以及各个独立子项目的延续性,包括如何在各种子项目和将来可能新创建的子项目中间分配资源。

6该小组应负责,并被授权来创建一个公开透明的流程,用来规划对合作项目的调用以及对这些调用的用途的评审,以保证这些过程能反映委员会的投入,能够与核心管理机构相协调但保持独立。

7在评审时,专家组中的一个或更多成员应该在有资金资助期间继续担当外部指导委员会的核心。这些继续任职的成员应当与该项目保持完全的独立性(比如,不接受任何赞助)。

在这次评审不能满足这些宗旨的情况下,我们呼吁欧盟委员会和各大成员国将这笔现在被分配给HBP的核心项目和合作项目的经费,重新分配为广阔的神经科学导向的经费,以便HBP符合它最初的目标——理解大脑的功能已经它带来的社会效应。我们强烈支持个人的研究者驱动的经费分配方式,来作为一种更加需要的欧洲神经科学研究的投资方式。欧盟研究委员会将会提供一个被很好地证明了的按这种方式分配基金的途径。

如果到头来欧盟委员会无法通过这些建议,我们已经签名的人,发誓不去申请HBP合作项目,而且我们会鼓动我们的同事加入这一承诺中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