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和脑科学真的需要划定楚河汉界吗?

现代科学的领域划分越来越精细,科研工作也变得越来越专门化。在这样一种背景下,科研工作者的门户之见也大有愈演愈烈之势,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凸显自己的权威性和专业性。虽然电脑和人脑只有一字之差,而且探索人脑的工作原理和制作像人脑一样聪明的机器这两种不同兴趣,似乎有天然的紧密联系,但是二者之间的鸿沟依然是巨大的。近期欧洲科学家联合发难“人类大脑工程”的事件,就是这种门户之见的生动体现:神经科学家们担心经费主要被用于信息技术,进而导致人脑无法在这一工程中被充分研究。

诚然,不同的领域有不同的研究方向和研究手段,科技工作者也有权自由决定自己的研究兴趣。但是,学科的割裂,以及研究者狭隘的兴趣和偏见,不利于科学技术的发展。多学科的综合,经常能带来更多的研究灵感,开阔研究视角,革新研究手段,甚至催生新的学科。人工智能和脑科学就是鲜活的例子。一方面,当信息加工的观点被引入脑科学领域后,产生了认知神经科学和认知心理学这样富有生命力学科,很多行为主义的心理学家甚至在一夜之间改变了自己的研究取向。计算机因此成为了脑科学的研究手段。不仅人工智能领域的已有理论可以直接用来作为对人脑研究的参照,而且神经学家和心理学家可以对大脑的特定功能建模,并利用计算机软硬件进行模拟,从而加深对大脑工作方式的理解。另一方面,脑科学为信息科学提出了全新的理论问题,这必将促成基础计算理论的重大革命。人脑中的大量神经元如何通信和协调工作这一问题,需要全新的理论工具,神经计算这一研究领域就是因此产生的。借此,人类可以更好地发展人工智能,可以期待先进的神经形态计算机,甚至创造有意识机器。

探索人脑,发展人工智能,是人类在21世纪最具想象力的使命。完成这一伟大的使命,需神经学家、计算机科学家和工程师、数学家、哲学家,以及心理学家的共同努力。虽然在“意识的本质”这样的问题上,还存在大量哲学争议,但毫无疑问,能主动地关注兄弟学科的动向的研究者,将会掌握先机,获取更多的机会。在人工智能和脑科学这两个领域之间划分楚河汉界的行为,只能闭塞研究者的思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