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的思想性和故事性

上学的时候,语文课上最恐怖的任务就是“概括中心思想”。这种任务实在让人讨厌,明明是本该自由、灵活、有趣的阅读活动,却非要弄出个中心思想作为标准答案,好像不从一篇文章里提出点家国大义、民族尊严、高尚情操、离愁别绪之类的,就是不识字一样。多少人的想象力和文学细胞就这样被摧毁了。

如果非得找个人来埋怨,那就埋怨孔大圣人吧。孔老夫子讲故事时不喜欢痛快说话,非要发明“春秋笔法”,害得后人需要纷纷给他的《春秋》作传,来发掘他的“微言大义”。于是,文人们就养成了一种习惯,写文章说故事,好像不表达点“意义”,就显示不出其“高逼格”;读文章看故事,好像不读出点“意义”,就显示不出其“高修养”。come on!世界很大,道理很少,不装逼也不会死人好不好?!

能让读者愉快读下去,是成为一个好故事的前提

古典小说可以作为一个侧面,折射这种传统的影响。小说本来是以讲故事为核心,供人娱乐是其不可缺少的功能。但四大古典名著,都是以某种世界观或者历史观作为开篇,然后才不紧不慢地“话说”开去,等到正式进入故事,通常两章已经过去了。这真是一个惊人的相似,不是说这样做不好,而是这种相似背后的原因值得留意。事实上除了《西游记》外,其余三者的开篇还是很成功的。《西游记》开篇大谈子丑寅卯,然后搬出了邵雍和《易经》,除了卖弄了一番作者杂乱的玄学知识,实在不明白这样做有何价值。如果让现代人写《西游》,绝对不会这样开篇,如果非要这样写,那就是逼走大部分读者。《海伯利安》开篇,直接就是雄奇壮丽的场景描写,如同鲲鹏展翅,携天风海雨扑面而来;《盗墓笔记》开篇,直接倒叙50年前的惊魂一幕,恐怖而惨烈,让读者欲罢不能。

总之,逼格虽重要,但对于作者,能把故事讲好,才是展现逼格的前提;对于读者,能把故事愉快地读完,才是提升逼格的可能。

 

用支付宝钱包扫描此二维码,为本文付款
本文标签:
文学小说

官方公众号:
查看更多有趣的信息,请扫码关注男儿邦官方微信公众号nanerbangblog。

公众号id:
男儿邦blog

版权声明:
本文为站长原创,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以超链接形式注明出处

本文地址:
http://www.nanerbang.com/article/56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