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四年:拥抱真实的生活

在动笔写这篇约定的文章之前,刚刚通过九哥的直播间观看了一场2016CBSA北京-密云中式台球国际公开赛的四分之一决赛,是老球王代勇VS李贺,李贺一度7:2领先代勇,之后又10:7拿到赛点,李贺在手握3.5个赛点的情况下被代勇惊天大逆转,看了这么多年的中式台球比赛,从来没看过如此激动人心如此精彩的对决,这样的比赛绝对是载入史册的堪称经典的。赛后的代勇激动的含着泪对一直支持他的球迷表达了感谢,这让九哥直播间的主播九哥也激动的不能自已,情绪一度失控到泪水涟涟。

在看台球比赛之前,我冒着淅淅沥沥的微雨去西花园(Y市的一个公园)和舞友去见面,尽管因为微雨西花园人很少,而跳舞微信群里的友人也只来了3个,但是我们4人在一起搞笑拍照聊天欢乐十分。

明早7点我会起床去离住处仅7分钟步行路程的医院上班。今天下午我刚刚在网上买了电子钢琴,打算利用空闲时间跟着舞友豆姐学钢琴。

如今我的生活除了在医院愉快的上班之外,工作之余可以看书看电影,可以在手机的全民K歌上唱唱歌,可以在电脑上打打德州扑克,天气好的话可以去公园跳跳舞,放假了也可以回家乡看看,之后在空闲时间还可以弹钢琴。这就是我的生活,我接受它并且享受它。

可是大半年前的我是另外一个样子:想通过职业德州扑克来实现屌丝逆袭的我在经历了风风雨雨坎坎坷坷的两年半的自由职业后,带着满是伤痕的心灵开始找工作,开始报考考公务员,开始疯狂的收集周边县市的事业单位的报考信息,这与当初愤然放弃毕业证学位证,对那些考公务员,考事业单位的人嗤之以鼻的我判若两人,真的成了自己当初讨厌的人了。3年前的大学同学已经做过的事了,我如今才开始做,用初恋的话来讲,我已经落后于大多数的同学了。2015年的后半年,我疯狂的搜集事业单位的报考信息,周边县市的只要我能报考的都报,甚至去了几百公里之外的一个贫困县去报考,只因那个县医院的一个岗位只限心理学专业的人报考,甚至我还去了几百公里之外的省会,只因那边在周六日会有一场大型的招聘会。之后周边县市的单位招聘的报了3个,去考了一次,笔试没过,甚至因为失去了一个高速收费员报考的机会而后悔不已;进入了2016年,准备考公务员,可以是备考的过程中,发现自己不论如何努力,行测始终不能达标,好多类型的题目有心无力,更不用提申论了。如此以来,对考公务员没有一点信心,而事业单位的报考和考试也诸多没有利好的消息,刹那间何去何从,我不知道,我迷茫了,我焦虑了,我失眠了,我像祥林嫂一样抓住每一个我可以在网络上联系上的朋友,来向他们诉苦,来让他们分析我的问题,最后求着他们告诉我,我该怎么办。一个我的死党,实在是不堪我的骚扰和不堪忍受我的懦弱,最后对我破口大骂:你一个大男人整天窝在家里,就知道在网上找朋友给自己分析问题,分析来分析去,而自己什么也不做,也不尝试,连个娘们都不如。

2016年3月下旬的一天早上,因为记得那个死党说过,实在不想动的时候,先把帽子扔过墙。在没有任何准备的情况,我直接拉着行李箱去了离家最近的Y市,出了Y市的中心汽车站直接去对面的小旅馆住下来,之后打开电脑,开始投简历,之后就幸运的在如今的医院的上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