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滚犊子吧!

在今天给9楼封闭区的病人做活动的过程中,雷春富在抢凳子游戏淘汰时唱了一首刘德华的《笨小孩》,他唱第一遍时记不住歌词,我用手机搜到歌词让他拿着我的手机,看着上面的歌词来唱,在他第二次唱歌之前,我提醒他唱的慢点,但是他重新开唱后依然抢拍子,才意识到他们都是精神病患者。雷春富在以前活动中的表现也不错,积极主动,看不出有什么异样的地方,就和外面的人一样,让我对他本身产生了好奇:他到底得哪类精神疾病了;他背后又有着怎么样的故事;所以,我在下楼的时候,以给他做心理测试的理由带着他和我一起去了我的办公室,才有了下面的故事。

雷春富来自山西南部的一个贫困县的农村,今年31岁,结婚8年了,媳妇也是邻村的,媒人介绍的,有一个6岁的女儿。他自述,是被医院的医生从家里绑来的。来到办公室后,他显得有些紧张不安,随机向我提出了想给家人打电话报平安的要求,在得知他来这快一个月了,也没亲人来看自己,我扫了一眼桌子上的电话,思忖一下,答应了。雷春富除了因天气慢慢转冷,想让家人给他带几双旅游鞋之外,重点问询了什么时候可以带他回家(在封闭区,没有自由,比监狱还难受,绝多数病人来了这都想回家)。在做心理CT的时候,按照惯例会询问年龄,于是我问:你是85年出生的吗?

(在电梯间我问过他的年龄,他说自己是85年的,如今又问,只是想确认和测试一下他对同一问题,前后答案是否一致。)没想到他居然欲言又止的足足2分钟不开口,最后在逼问他原因的时候,他才说什么个人信息都是隐私怎么能随便告诉别人,之后又说什么来医院的时候,有户口本啊,上面有我的年龄之类的,答非所问,逻辑混乱,还真是有问题。接下来,我直截了当的问:你觉得自己是因为什么毛病被带到医院的。他说:是因为自己爱钻牛角尖,和家人顶嘴。之后我给他做了,一系列的量表后,没发现什么异常的状况,各项健康指标都达标,也没有明显的精神症状。在这种情况下,我从他的成长经历来入手看看能否发现一些问题。

雷春富讲,他初中未毕业就辍学在家,之后在15岁左右被邻村的一个大哥带到内蒙去卖饼子,他的工作是骑着自行车一大早给各个学校送已经做好的饼子,每天5点就要起来干活,他说自己的病就是从那个时候得来的,因为那个大哥借故打他,最后他跑了,在流浪了一段时间后被家人带回去了。之后,也去别的地方打过工,有时一个人,有时和朋友一起,从表情和简单言语中,他只是轻描淡写的说,吃了不少苦,至于什么,他不想说。我之后想详细的了解他被打的前因后果,遭到了阻抗,雷春富说,他不想提以前的事了,他爸爸也曾经对他说,过去不论经历了多少苦难,那已经过去了,没有意义了,只能做好当下。到了这个地步,我也就没再问。谈到当下,他觉得自己压力大,想从家里搬出去,他爸爸让他搬出去。说到这里,这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开始哭了,我想问,为什么你爸让你离开家,他说,他也不知道。最后,因为时间的关系,我想带他离开,他说等等,为了平复心情,为了整理自己满脸的泪水,在他情绪得道平复后,我送他回了封闭区,在路上,他告诉我,不要告诉别人他哭过。

回到办公室,我用刚才的电话,给雷春富的家里打过去,主要是想通过他的家人了解一下他的情况。他妈接的,虽然他妈妈用了我难以听清的方言在谈,但大致关键的信息知道了:雷春富之前被诊断为精神分裂。在入院前就在别的医院住过,在家有时无缘无故的哭笑,打他爸,和他爸总争执,干些繁忙的重活,就会大发脾气。

我明白了,雷春富来医院快一个月了,药物控制了他的一些异常的表现,经验告诉,他基本上以后都离不开药物了,而且也极易再次发作。

雷春富在少年时期受过的一些创伤性的磨难必定为他之后的精神分裂的发作起到了催化剂的作用,我在这医院工作还不到1年,在这有限的时间里,所接触和了解的类似病例至少有5个,都是在年少的时候,过早的辍学,又过早的踏上社会,在心理受到创伤性伤害时,只能自己消化,不能消化,就累积到内心深处,然后到了青年早期,就以各种精神疾病的形式爆发了,而其中最多的就是精神分裂——精神上的“癌症”。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不知道这个俗话最早的出处在哪,也没想明白这句话的道理在哪,相反,太多的父母因为深信这句话,逃避了作为父母应该尽的责任和义务,过早的让孩子尤其是家里的长子和男孩承受了他们难以承担的责任和义务,当一些无法预知的遭遇落在他们原本就脆弱稚嫩的心理上后,轻则给自己种下自卑 抑郁的情结,重则在今后以各种精神疾病爆发出来。而在未成年之前,父母给子女提供足够的关爱和呵护就显得尤其的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