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应该具备哪些牛逼的能力(下)?
——「科技的终极,是让人类进化成神吗?」之四

hello,到家好,欢迎再次回到男儿邦。本邦主今天心情很差,因为“男儿邦”这个公众号已经被人注册了,而且是一个僵尸号。没办法,我只能加上“二字”,使用“男儿邦博客”这个丑陋的名称。对于有强迫症的我,这真的是一种煎熬。

好了,进入正题,让我们接着上篇,继续探索神的能力。上篇我们讲到,神的大脑应该具备更加强大的认知能力,并且从感觉和记忆两个角度做了简单说明。接下来说一下思维,并且还是从对比电脑和人脑开始。

和电脑相比,人的思维能力似乎很高大上。毕竟,电脑是人脑思维的产物,电脑能做的所有事情,目前还都在人的控制范围内,所以我们有理由自豪。此外,对人脑很简单的事情,比如模式识别、自然语言处理,对电脑而言却没那么简单。你可以轻松地认出你妈是你妈,轻松地听出一段音频是周杰伦的《菊花台》,但电脑不行。你可以轻松地看懂我写的这一段话,并用自己的语言复述出来,但电脑不行,不信你打开iPhone调戏一下siri试试。如果你可以在这些方面有所突破,你可以随便去找一家IT巨头的老总喝咖啡了。google曾经有一个google brain项目,用16000个处理器连接成一套复杂的人工神经网络系统,最后成功地识别了猫脸。注意,只是猫脸,而不是人脸。google brain项目的负责人之一Andrew,现在是百度人工智能研究院的首席科学家。

但是从换个角度看,人脑可谓逊毙了。人类的幼体需要经历漫长的九年义务教育,外加三年高中教育,才能建立起基本的逻辑思维素养,理解高度形式化的现代科学知识;并且人类还必须在这个过程中,以及接下来漫长的几十年中,与自己的非理性和日常语言作斗争,才能继续保有这种能力。不信的话请摸着自己的胸脯问一下,你是否依然还能轻松地回忆起高中数学中“集合与简易逻辑“这一块讲了些什么?人脑在处理形式化问题上,不仅存在天然的困难,而且在处理速度和可靠性上也是差强人意。很多形式化问题对人脑来说堪称灾难,比如旅行商问题:找出从北京出发,途径太原、重庆,最后到达桂林的最短路径。举个简单的例子好了,设想一下你解一个二次方程的过程:你需要拿一张纸和一支笔,写出一堆中间演算过程,花费几十秒至数分钟,而且最可恶的是,你可能还会算错。

但这一切对电脑来说,都不是问题。电脑从被设计的那一天起,就理所当然地适合处理形式化问题。我们发明了电脑,但我们的生活已经被电脑绑架了。离开电脑,我们寸步难行。

人工智能是一门研究让电脑模拟人脑工作的学科。该学科有两种研究取向,或者说是思路。一种是不理会大脑本来的物理结构和工作机制,只要实现大脑的部分或者全部功能即可,比如前面提到的简直反人类的旅行商问题;另一种是先搞清楚大脑的工作原理,然后让电脑以和人脑一致的方式工作,比如让电脑认出你妈是你妈、让电脑学会生气。前一种方式被称为弱人工智能,与之相对,后者被称为强人工智能。弱人工智能目前依然是主流,采用这种方式制造出来的智能,其算法和策略几乎都是反人脑的,完全不适合以人脑为硬件运行。但这种取向的研究可谓硕果累累,光是概论式的讲述,就需要长达918页的篇幅,你若有兴趣可以买一本《人工智能:一种现代方法》尝试读一下。

我要疯了,又他妈23:50了,我写的正兴奋呢。但是我必须停了,没办法,为了早日取得腾讯的原创邀请,我必须每日一更。你可能现在很想喷我,因为扯了这么久还是没有讲到“神”。好吧,欢迎直接回复本公众号喷我,我会认真采纳你的意见,然后喷回去。see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