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伯利安》的操蛋开篇,如果你觉得物理学的好,不妨进来读一下

据说,《海伯利安》与《银河帝国》并称为科幻文学史上不可逾越的双峰。此言不虚。最近刚看完《海伯利安》的第二部,突然心血来潮,想从头再回味一下。翻开这部大作的序章,那天天风海雨铺面袭来的感觉,又一次彻底征服了我。

但是,一年前初读《海伯利安》,却完全不是这种感觉。当时光是开篇,就看的我如坠云雾,差点弃书。但是考虑到拿着的是一本科幻小说里的巅峰之作,我当时还是忍着不快,强行读了两遍,然后才大概弄懂了开篇的含义。

同一本书,同一种序章,同一个人,今昔两种完全不名的阅读体验,让我突然产生了一种深深的好奇:为什么初读《海伯利安》会让人觉的不快,完全读不进去?

我觉得这种不愉快感,首先是各种专有名词的堆砌引发的。我统计了一下,《海伯利安》的序章里,出现了多达个让人困惑的名词。作为一部科幻小说,这些名词的确营造了一种朦胧的科幻感,但是并不能给人留下什么深刻的印象。相反,如此大密度的陌生词汇,让读者大脑蒙圈,产生强烈的烦躁感和挫败感。我自认为物理学的不差,但当时还是情绪奔溃了。如果你不信,可以跟着我一起体验一下这些词语:

裸子植物森林、阻断场、超发通信仪、超光仪、阻断场的波动声、超光速粒子脉冲信号、显像井、触显、全息像、传送代码、鲸逖中心、霸主行政中心、传送坐标、伯劳朝圣者、海伯利安、伯劳教会、“全局”的确认、霸主、三个标准星期、领事馆、海伯利安自治管理会、光阴冢、逆熵场、伯劳侵扰到南方、笼头山脉、帕瓦蒂、时间债、霸主公民、疏散舰队、驱逐者前移队、彗星堡垒、世界网、卡姆星系、远距离传输器建筑队、军用远距离传输器、光阴冢埋有秘密、攻入环网、远距离传输器的传送门、巨舰之树“伊尔德拉希尔”、量子跃迁、霍金驱动器、时间潮汐、等离子尾迹。

很难想象,在缺乏时空背景的情况下,直接抛给这么一大堆词语,还有人能不崩溃。

这种不愉快的感觉,第二个来源就是人名和地名。这是读外国小说的最常见的麻烦。复杂而且无意义的外国名字着实让人无语,特别是当某些人名突然蹦出来,完全无法与人物形象建立起任何联系的时候。

其次是名字。这是读国外小说最常见的麻烦。复杂而无异议的外国名字让人无语,特别是这些名字突然蹦出来,无法与人物形象建立对应关系的时候。

第三,虽然重复读第二遍后终于知道故事大意了,但是故事里却矛盾重重。故事大意是这样子的:

在一颗星球上,有一位孤独的领事,突然收到一个陌生女人的信号,说海伯利安星球上有一个叫做光阴冢的东西,即将被一穷星际野蛮人打开,那你的公民将受到攻击和驱逐,甚至世界末日也有可能因此而来临。领事被要求和其他六个作为朝圣者一起赶往海伯利安,解开光阴冢和伯劳的秘密,只有这样才有可能避免浩劫。领事在出发地前夜,想起了光阴冢这个有去无回的不毛之地,以及恐怖的怪物伯劳,颤抖不已。

在通常印象中,教会、朝圣者,因该都是神圣的概念。但在这个故事中,伯劳教会、伯劳朝圣者、恐怖的怪物,这些矛盾的词语被放在一起,让人困惑不已。或许作者是故意制造悬念,但是这样真的吓走了一大批读者。

看起来,即便是名著,还是要注意写作手法的,毕竟形式是内容的载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