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出了大学的一件旧物,让我突然有种泪奔的冲动

今天整理旧物,翻出了大学时代的一个发黄的本子,看着里面稚嫩的文字,突然有种泪奔的冲动。因为里面居然有老师打的两个“优”!在我的印象里,我的大学是过的很操蛋的,没想到居然还有两个“优”,还能在今日再次看到。

操蛋的不只是我的大学,而是我整个的人生。至于大学,印象中不过是一段乏味的插曲罢了。昔年遭逢大变,我的性情也随之大改。我几乎是带着冷漠和决然,不屑地走过了那四年。当了半年班长就成功下台,挂过我以前最擅长的英语课,给人算命,给自己买彩票……大一麻木的忘了痛,尽情地逃课;大二迷茫的挂了科,自己都诧异;大三担心学位证,感觉极烂;大四时光似流水,转眼就毕业。幸亏最后还有点方向感,古今中外形上形下乱七八糟看了不少书,铁了心买了笔记本,下定决心研究互联网,最后当了码农找到了一口饭吃。

我认真地看了一下那两道被给了“优”的题。里面有一道是这样的:

分析自己属于哪种人格类型,应该如何扬长避短?

我的答案现在越看越觉得稚嫩,老师当时估计也是鼓励吧。答案是这样的:

自我感觉:自己的人格似乎经历了多次变化,小学时独来独往,极少言语,要不是成绩不错,很可能会沦为一块受班上调皮同学的料。做事极有耐心,喜欢用高粱杆扎鸟笼,用姑姑的缝纫机制小包……,这似乎是典型的抑郁质;初中时和几个同学有说有笑,自我感觉闹的很疯狂,应该属于多血质;高中时经常没来由的生气,总有一种摔东西撕本子的冲动(似乎还真的摔过、撕过),而且经常被母亲骂,原因是吃饭极慢,洗脸更慢,这应该是胆汁质和抑郁质的混合型吧;还有,大约从初三起,总是强迫自己想一些莫名其妙的无关学习的问题,并因此导致成绩直线下降,但我似乎不想问题就活不下去;另外从高二起,总是喜欢莫名其妙听一些悲伤的歌,并幻想世界天天下雪……

气质测试结果:测试结果让我大吃一惊,由于我近两年来烦躁易怒,我似乎应该成了胆汁质;测试结果是胆汁质4分,多血质3分,粘液质4分,抑郁质11分,我竟然是非典型抑郁质!!

不过细细分析起来,我一贯确实都是以内向型为主的,只是不同时期略有不同(可能是受不同时期不同环境影响吧。)我也是到这一刻才知道什么叫做“江山易改,秉性难移”。

以上是气质分析,下面是性格分析:

按照心理学家斯普兰格的性格分类,我可以和“理论型”对号入座,直到现在,我还是属于那种不想问题就活不下去的类型。我自认为会成为一个哲学家或思想家。另外,我的人生曾经经历过此惨的、富于戏剧性的变化和转折,让我对命运困惑,使我的性格多少优点“宗教型”的影子,不过,我并不相信人格神的存在。像多数科学家一样,我相信一种和谐完美的宇宙规律,我称之为或者比喻为“非人格神”。

下面进行自我调控分析。

我一直坚持“吾日三省吾身”的儒家修身准则。我的忍耐力和韧性很强,这可能和我抑郁质的气质有关。我是一个易受暗示的人,对别人的表情很敏感,我在最近才学会了与人直视。由于患有严重的神经衰弱,我时常会有一种意识涣散的感觉,而且记忆力也越来越差(我最近连续5次丢了同一件东西,所幸每次皆失而复得)。

完善方案如下:

1、努力与人交往。这一点已经做的不错了(自我感觉),还应该继续坚持下去。

2、顺应那种“理论型”的性格,当务之急是博览群书,尽快站到巨人的肩膀上。

3、静坐(说恐怖一点就是练气功)、打太极拳,这样能治好自己的神经衰弱,完善自己的自我调控系统。

老师的批语是:

很用心。优。9/6。

仿佛又回到了09年那个写作业的下午,我看见了那间教室,看见了我的老师,看见了那个神经兮兮的少年。那一年少年冷眼天下事,睥睨天下人;那一年少年也曾用心过。时如逝水,一去不回,昨日少年今日老,的确可堪一哭,也可堪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