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人呓语(二)

接上篇,再次进入疯子的世界。本文纯属意识流,无逻辑,无章法,只是以原生态的方式,记录疯子的意识状态,供研究所用。

三、时间的传说

“天上一日,人间百年”。这个传说让人思考,时间进程有快与慢吗?如果有,以什么为参照。

很简单,那就是别理会这个问题。就算人为地设置一个参照,也无所谓,除非我们从一个时间系统进入另一个时间系统。因为,时间的快慢与否,均匀与否,是我们的感觉,而且我们的行动快慢与之成正比。时间快了,我们的动作也快了,一日或许就可以变老;时间慢了,我们的动作也慢了,品一杯茶或许可以耗时百年。当然,这么说是相对那个参照系而言。但是,在我们的意识里,时间依旧是均匀的,稳定的,时空对应的规则,依然成立。

那会不会时间变慢了,人的动作反而变快了呢?不知道,但是很可能不会。

四、时间与空间之二

如果时间在某一瞬间停止,那么与之对应的空间也就定格了,空间成为形形色色的物质的简单排列组合。这是一个异常有趣的画面……想象一下吧,飞鸟定在蓝天,跳起的人悬浮在空中;战争场面变成了鲜活的雕塑,休闲活动成为了僵硬的场面。但这又是一个多么无趣的状态,因为一切全部丧失了生机……

这显然与预测术的初衷背离,因为预测术并不是要得到这样呆板的排列组合。预测术想要得到的是物与物之间的有机联系。比如:A人想杀B人,B人要帮A人,天上的鸟拉的屎今天会不会掉在某位权贵的餐桌上……

五、主体与客体

马克思主义的主客观是:世界是客观的,意识是主观的,意识是人脑对客观世界的反映,存在决定意识,意识反作用于存在。

这个观点大体上或许是对的,但它没有意识到意识产生的物质基础。人的一切,包括人的意识,也是客观存在的一种形式。字面地理解马克思者们的说法,人的意识似乎是游历于客观事件的一种东西。事实上,意识的产生有它的物质基础:人脑。人脑作为人这个有机体的一部分,理所当然地是宇宙的一部分,是宇宙按照自身规律演进到一定阶段的产物。因此,意识的运动是客观存在的一部分,有自身的演进规律,人无法改变,不管人多么响亮地嘶喊着想要改变它。

有意识是痛苦的,因为现实往往令人不痛快,于是人便想着改变现实,也就是说,意识便会反作用于存在。马克思主义没有表述的对二点是:这个反作用的过程本身,就是人——宇宙的客观存在之一——的一种运动规律。这种规律,当然他妈的也是客观的,不以人的意识为转移。

最为宇宙的成员之一,人受着宇宙力绝对的支配,尽管人有意识。是的,人就是这么荒凉孤寂地存在着。

六、宇宙观与命定论

我的宇宙观是:

1、宇宙是客观的,人的一切,包括人的意识,都是宇宙的一员。

2、宇宙处于永恒的变化运动中。

3、宇宙的演进,包括人的意识的演进,有着自身的规律。这种规律是绝对的,不以人的意识为转移的。

所以,宇宙像是一部预先导演好的电影。

所以,命运是预先被写好脚本的。

多少听着不对劲,但原因很简单。

马克思主义似乎是反对命定论的,但是它导出的,恰恰是命定论。

To be 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