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心理学之初的我(二)——我的动机

接上篇,时间重新拉回到2008年。接下来该说一下,那一刻我对心理学的认识,以及我学习心理学的动机。

但这并不是一个三言两语能回答清楚的问题,这个问题与心理学专业的学子的一生挂钩,与他们的前途相连。这是一个涉及宇宙人生的严肃问题。

宇宙是如此的丰富多彩而且难以捉摸,人类总是试图探索它。而作为社会的人,从他懂事起,就注定德为生存而奋斗。前路难测,命途难卜,人似乎很难摆脱这种困惑和恐惧。宇宙是什么?命运又是什么?从古到今,从中国到外国,无数人在不断思考和探索这两个问题,无论他是孔子、老子、释迦摩尼,还是柏拉图、牛顿、爱因斯坦。这两个问题几乎涵盖了人类精神生活的一切,宗教与科学的出发点,在这两个问题上也是惊人地统一。

在这两个和学问题的入口处,始终写着八个字:“主体”“客体”“意识”“物质”。解答主客体的关系,弄明白意识和物质的关系,是人类一直没有放弃的目标。而心理学,恰恰是研究“认识的主体”的一门学科。于是乎,心理学注定要和这些关乎宇宙人生的问题相捆绑。

对于这两个问题,中西两方做出了截然不同的回答,并形成了两种悬殊甚大的文化体系。

如果稍微想一下就会发现,在如今这个讲究科学的年代里,我们从小学到大学,学的都是“西学”。不是吗?数学、物理、化学、生物……几乎都是西方近代自然科学;就连我们的官方哲学——马克思主义,也来自西方。那么,已经让我们大学生置身其中十几年的“西学”到底是什么样的呢?

发源于古希腊文化的沃土的“西学”,奉行的是一种“主体”与“客体”据对分离的认识论,以及喜好穷本溯源的“原子论”式的方法论。为了保障认识的客观性,西学尽力地拉大主体和客体之间的距离。看一下我们的官方显学——马克思主义,很容易发现这一点。在这种认识的基础上,才有了当今时代的主流思想——科学。在生物学与医学上,西方人坚信人是一部复杂的机器,并依原子论的模式,将人与生物分为“人-->系统-->组织-->细胞-->亚细胞-->分子-->原子”,逐层进行研究。在物理学中,牛顿力学坚信宇宙是一部机器,并将其折解为“宇宙-->宏观物质-->分子-->原子-->亚原子-->基本粒子”。在这种模式下,自然科学在近代取得了突飞猛进的发展,并且极大地改变了人类的生活面目,引发了欧洲近代史上轰轰烈烈的社会运动。

To be 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