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心理学之初的我(三)——西学的危机

接上篇。

这种“主体”与“客体”分离的认识论,一个突出的特点是强调主观能动性,强调由“主体”改造“客体”。正因为如此,社会生产力才得以大解放,人类社会随之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如今,计算机技术依然在一日千里地飞速发展,并日趋智能化。各种新产品不断被推出,花样繁多的手机品牌就是一个明证。国与国之间军事高技术的竞争愈演愈烈,并成为国际关系的一个重要问题。宇宙飞船被送上了天,月球上、火星上都留下了人类的足迹,太空主权问题也不可避免地被提了出来。生物科学的发展已经使得克隆人成为了可能,甚至有人喊出“改造主体”的口号。这种极具“改造能量”的文化,必然带有侵略性。近代历史上,欧洲曾对亚、美、非发动过侵略战争,并对一些地区进行了灭绝人性的种族灭绝行动。另一个例子是西方体育。西方体育热衷于挑战人体极限,奥运会口号就是“更快、更强、更高”。

然而,现代人沉醉于“人定胜天、“改造自然”的口号中,并为自己的成果沾沾自喜的时候,危机早已化作真真阴云漂浮于21世纪的天空中。生态灾难、环境污染、全球变暖已不是人类挥之不去的噩梦,而是看得见、感受得到的现时。原子弹与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让全人类提心吊胆。发达的物质生活让越来越多的人迷失了自我,快节奏的生活让人们成批地走向亚健康状态状态。新疾病的种类越来越多,心脑血管病这种“富贵病”正成为人类的头号杀手。世界性的医疗费用恶性膨胀,已经成为人类社会不堪承受的负担。

这一切,都似乎表明“西学”的某种危机。而更重要的是,“西学”的理论模式和哲学根基也正受到越来越严峻的挑战。秉承着原子论的西方科学,将其门类越分越细,以至于“隔行如隔山”的现象越来越显著。知识因之而出现了爆炸式的增长,一个现代人穷尽毕生之力,也无法学进人类已有的知识。科研仪器的精度、复杂度越来越高,科研费用也越来越大,使得科研成了一种专门的行业。这显然已经违背了人类的初衷。人类做科学的研究的原始驱动力在于对宇宙的好奇与困惑,这对每一个人都成立。在以前,科学是一项人人都可以从事的事业(只要愿意);而现在,科学却成了可望不可即的神话。

 

这或许还是次要的,因为与“原子论”相对的“系统论”早已经被提出(系统论、控制论、信息论,被称之为“老三论”)。尽管如此,这种“系统论”还是建立在“主体”与“客体”分离的基础上的。这将是导致“西学”在理论上遭遇危机甚至彻底崩溃的真正原因。因为“西学”在研究认识的恶“主体”问题上——特别是“意识”问题上——失效了。

 

意识是一个古老而年轻的问题,他是如此的扑朔迷离难以捉摸,以至于被称作“人类最后一个谜”。这个谜最终能够被“西学”破解吗?西学固然可以把人的大脑拆解到原子级别,穷尽大脑的每一个细节,并得出一系列脑科学知识和心理学知识;但关键是:意识是“主体”的一种属性,“主体”在研究意识的时候,本身就是意识的参与者。这种情形不同于任何以往的自然科学门类。这是“西学”挥之不去的噩梦,将会把西学引入穷山恶水。

 

与西方文化不同,中国文化是建立在一种“天人合一”理念和原始的“系统论”基础上的。这是一种彻底的整体观,不仅体现在方法论的“整体”性上,而且强调“主体”与“客体”的统一,“精神”与“物质”的统一。这样,中国文化形成了独有的特色。在漫长的中国历史上,尽管儒、道、法、佛经常纠缠混在一起,但是儒学作为官方学说,始终(从汉武帝以降)根深蒂固地存在于广大士人学子心中,直到今天依然在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中国人。他们操持着“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信仰,信奉着“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的格言;他们富于理想,自强不息,渴望建功立业,震荡宇内,安顿黎庶。在这种“天人合一”的宇宙观,“积极出世”的价值观下,中国文化有以下几个显著的“特点”。

 

To be continued!

 

 

 

 

用支付宝钱包扫描此二维码,为本文付款
本文标签:
心理学西学批判

官方公众号:
查看更多有趣的信息,请扫码关注男儿邦官方微信公众号nanerbangblog。

公众号id:
男儿邦blog

版权声明:
本文为站长原创,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以超链接形式注明出处

本文地址:
http://www.nanerbang.com/article/59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