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心理学之初的我(四)——东方传统的复兴

首先,对于“天人”合一的宇宙大系统,中国人特别关注“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的整体规律。天下的治与乱,是古代中国人的重要思想课题。他们强调“顺天者昌,逆天者亡”,强调“识时务者为俊杰”。这里的天,当然不是迷信、唯心的“天”,“识时务”当然也不是指投机倒把、见缝插针。“天”、“时务”,其实就是指这种天下分合的大规律。比起西学把宇宙无限拆解,随意分科的习惯,这是一种何等的大气魄!

其次,中国人特别重视政治,几乎时时政治,处处政治。从浩浩荡荡的二十四史,到千秋巨制《资治通鉴》,再到经久不衰的兵家集册,无不体现着这个特点。一个旧时的中国人,从一生下来就被灌输忠君爱国、经济仕途、光宗耀祖、衣锦还乡、千古留名。直到今日,这种思想还深埋于中国人的集体潜意识里。

再次,中国人不注重自然科学(历史地考量)。在西方,对自然科学的研究,是可以达到名利双收的一件事情;然而在中国,这是无关宏旨的(尽管它有时也会与现实政治有很深的联系,这在下文中将论述)。在古中国,从事自然科学工作的人,统统被划作“巫医乐师百工之族”。

这些特点,在近现代是让中国人深以为耻的。的确,一味地重视政治,使得中国人善与“窝里斗”,造成了极大的社会内耗;而对自然科学的轻视,给近代中国带来了极大的耻辱。但是,也应该看到,几千年来,重视天人合一,关注天下大势的中国人,始终未造成生态环境的重大变化与破坏。中国人看重的是“顺天”而不是“胜天”,这与现代的“人与自然的和平相处”的理念是一致的。而这,已经成为西方世界兴起“中国热”的重要原因。

然而,在“天人合一”、“主客体统一”基础上,中华文化沃土上不仅仅孕育了儒家文化。中国的书策习惯被划分为“经、史、子、集”。“经”与“史”历来被官方看重,“集”成为历代文人墨客的精神天地。而“子”,包含着天文、地理、数术、军事、非儒家哲学、医学,是中国文化中最活跃的部分。它虽然被历代官方所轻视,但官方却不敢也不能将它完全打入异端与另类。事实上,历代的官方思想都会从“子”类中汲取营养,否则,儒学就是一尘不变的了。

从今天的观点,也就是按照“西学”的观点,来审视传统的“子”类文化,会发现它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可以被理解并作出解释的,中医如先秦诸子的学术文章;另一类是很难被现代科学科学解释的,如气功、中医、数术等等。

在当代西方,面对西学从理论模式到实践内容的重重困境,学者们正在重新思考和定位自己的文化系统。比如在健康领域,人们越来越承认这样一种理念:人是精神和肉体的统一体。与此同时,西方人将中国的气功、数术、藏传佛教,以及印度的瑜伽,称之为“东方神秘文化”。其发起者,竟是一批西方学者。

而在当代中国,自己的传统文化也正在被重新审视和定位。央视《百家讲坛》节目本来是一个濒临下架的栏目,但是在推陈出新,邀请学者教授讲述中国历史和传统文化后,一下子起死回生,在中国引起了巨大的反响。虽然于丹这个名字经常和“伪国学”想联系,但是毫无疑问,这反应中国人对自己传统文化的反省和回归。另外,中医与气功的作用举世共睹,中医学早就已经进入了大学教程,那气功呢?1996年8月,中共中央宣传部、国家体委、卫生部、民政部、公安部、国家中药管理局、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七部委联合下发了《关于加强社会气功管理的通知》。依次文件精神,又于1998年2月22日由国家体委办法了《健身气功管理办法(草案)》,同时国家体委办公厅下发了《健身气功技术等级评审办法(试行)》;依据这两个文件,还制定了《健身气功培训大纲》,并出版了由国家体育总局武术运动管理中心编著的《健身气功培训教程(试用)》。这意味着,气功以及被官方认可。事实上,中医与气功有着共同的哲学基础,以及广泛的群众实践,他日成为官方显学,也并非没有可能。

西方兴起东方热,东方兴起“自身热”,这是当今这个多极化世界中文化碰撞的必然结果。而文化碰撞,是一个关乎中华民族未来命运的大问题。

To be 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