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非常可爱的人工智能小狗

chip是一只智能的、友爱的小狗。chip内置蓝牙功能,只要佩戴一个智能手环,chip就能认出你是他的主人,并且自动成为你的小跟班。你可以把他抱起来,碰他的鼻子,他马上也会回蹭你。chip是个聪明的小家伙,不仅可以识别你的手势,执行指令,而且还可以学习各种新技能。随着他年龄的增长,他的经验也会越来越多。你可以使用手环来控制他,或者在appstore下载一个app来指挥他。

神应该具备哪些牛逼的能力(下)?
——「科技的终极,是让人类进化成神吗?」之四

和电脑相比,人的思维能力似乎很高大上。毕竟,电脑是人脑思维的产物,电脑能做的所有事情,目前还都在人的控制范围内,所以我们有理由自豪。此外,对人脑很简单的事情,比如模式识别、自然语言处理,对电脑而言却没那么简单。你可以轻松地认出你妈是你妈,轻松地听出一段音频是周杰伦的《菊花台》,但电脑不行。你可以轻松地看懂我写的这一段话,并用自己的语言复述出来,但电脑不行,不信你打开iPhone调戏一下siri试试。如果你可以在这些方面有所突破,你可以随便去找一家IT巨头的老总喝咖啡了。google曾经有一个google brain项目,用16000个处理器连接成一套复杂的人工神经网络系统,最后成功地识别了猫脸。注意,只是猫脸,而不是人脸。google brain项目的负责人之一Andrew,现在是百度人工智能研究院的首席科学家。

乱炖:机器人离威胁人类还有多远近?微感悟

近几年,沉寂多年的人工神经网络领域有了重大进展,深度学习这一概念逐渐深入人心,人工智能似乎突然大放异彩,特别是AlphaGo战胜围棋世界冠军的消息,给人一种机器人很快就要统治人类的压迫感。

What a fucking nice era!微能量
——读《人工智能的未来》

不同于《Artificial Intelligence:A Modern Approach》的超大部头、高度形式化、艰涩难懂,读《On Intelligence》时,我需要努力抑制自己尖叫的冲动,因为那感觉就像另一个人说出了自己脑海里的话,而且说的更好。

阿里云联手中科院研制量子计算机动态

阿里云官网昨天发布了一则消息,称阿里云与中国科学院在上海联合建立了量子计算实验室,计划研制量子计算机。​这是一个科幻感极强的计划,让人联想到高深晦涩、奇谲诡异的量子物理学。据信,量子计算机将拥有匪夷所思的超强计算能力,可以瞬间在数据库中扫描60亿地球人的脸,并实时辨别出一个人的身份。在量子计算机面前,现代电子计算机的运算性能就像是蜗牛过独木桥。

人工智能和脑科学真的需要划定楚河汉界吗?

现代科学的领域划分越来越精细,科研工作也变得越来越专门化。在这样一种背景下,科研工作者的门户之见也大有愈演愈烈之势,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凸显自己的权威性和专业性。虽然电脑和人脑只有一字之差,而且探索人脑的工作原理和制作像人脑一样聪明的机器这两种不同兴趣,似乎有天然的紧密联系,但是二者之间的鸿沟依然是巨大的。近期欧洲科学家联合发难“人类大脑工程”的事件,就是这种门户之见的生动体现:神经科学家们担心经费主要被用于信息技术,从而导致人脑无法在这一工程中被充分研究。

人类大脑工程(HBP)简介

人类大脑工程(HBP)在笔者心目中有无与伦比的份量。遗憾的是,由于国内资料和报道的缺失,我们很难对该工程的目标、宗旨、领域和范式等形成一个清晰的认识。无论我们是否已经意识到,脑科学和人工智能这一对相辅相成的学科正在世纪范围内极速发展。对大脑奥秘的逐渐揭示,将不可阻挡地成为人类文明的里程碑。可喜的是,最近HBP官方在答复《至欧盟委员会的一封关于人类大脑工程的公开信》时,对这一史诗级的工程进行了耐心的说明,我们可以借此加深对它的了解。笔者在翻译这份HBP官方文档时,好几次心潮澎湃,仿佛一位知己道破了自己心中的宏愿。下面是完整译文,希望各位喜欢:

微软小冰低调“再复活”,不再依赖任何第三方平台?微动态

近日,微软的搜索引擎bing的主页右下角上,悄悄冒出一条消息:小冰复活。小冰是微软一款智能聊天机器人,起初在腾讯的微信平台上推出,但很快就惨遭腾讯封杀。随后小冰在多家社交平台上“复活”,包括新浪微博、易信等。值得注意的是,小冰的此次低调“再复活”,给人的第一感觉纯粹是网页版的形式,似乎不再依赖于任何第三方平台。

机器人的情绪为什么很少被研究?

机器人的智能终将超越人类,将近7成网友这么认为。但是,机器人可以拥有情绪吗?你期望机器人拥有情绪吗?这两个问题不好回答。但一个毫无疑问的事实是,在人工智能的科学探索和工程实践中,机器人情绪很少被关注。多数人工智能领域的科学家和工程师,似乎对这一问题采取了不深究、抵制或者无视的态度,这与科幻小说家的热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或许这是因为,机器人情绪带来的伦理挑战、理性主义者对情绪的厌恶、机器人情绪实用价值的缺失,以及这一问题的研究难度。但是,只拥有智能而不具有情绪的机器人是可能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