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更应该读纸书?

人脑思维的基本元素,可能不是概念,而是图像。人类最初并不拥有逻辑,无论是人类的种系文明史,还是人的个体发展史,皆是如此。逻辑,可能只是一种选择,而不是某种天赋的大脑规则。这个假设的另一半是这样的:外界的刺激(我猜测主要是视觉刺激),会阻碍内部构图的发生,进而阻止思维活动的展开。

学习心理学之初的我(完)——那时的豪言

那时的我,曾许下这样的豪言:我会手执心理学的利剑,拨开人类芜杂的意识荒野,为中华文化再谱新章。一个多元化的时代必然是一个思想发达的时代,我向往春秋战国的百家争鸣,我更庆幸自己生活于21世纪。

学习心理学之初的我(五)——人类文化对峙的历史、现实与未来

可以预言,只要人类不被自己使用原子弹之类的武器毁灭,未来的地球最终必定会是一个大一统的星球,只是这个过程有多久还没法知晓。这个过程以经济全球化为强大的动力引擎,起始于文化的交流和碰撞,终结于地球上各国政治文化的大一统。

学习心理学之初的我(四)——东方传统的复兴

在当代西方,面对西学从理论模式到实践内容的重重困境,学者们正在重新思考和定位自己的文化系统。比如在健康领域,人们越来越承认这样一种理念:人是精神和肉体的统一体。与此同时,西方人将中国的气功、数术、藏传佛教,以及印度的瑜伽,称之为“东方神秘文化”。其发起者,竟是一批西方学者。

学习心理学之初的我(三)——西学的危机

“西学”的理论模式和哲学根基也正受到越来越严峻的挑战。秉承着原子论的西方科学,将其门类越分越细,以至于“隔行如隔山”的现象越来越显著。知识因之而出现了爆炸式的增长,一个现代人穷尽毕生之力,也无法学进人类已有的知识。

学习心理学之初的我(二)——我的动机

宇宙是如此的丰富多彩而且难以捉摸,人类总是试图探索它。而作为社会的人,从他懂事起,就注定德为生存而奋斗。前路难测,命途难卜,人似乎很难摆脱这种困惑和恐惧。宇宙是什么?命运又是什么?从古到今,从中国到外国,无数人在不断思考和探索这两个问题,无论他是孔子、老子、释迦摩尼,还是柏拉图、牛顿、爱因斯坦。这两个问题几乎涵盖了人类精神生活的一切,宗教与科学的出发点,在这两个问题上也是惊人地统一。

学习心理学之初的我(一)——从一道俗套的题目开始

整理大学时的作业本,发现了一道题,而我居然是用了整整10页16开的纸来回答的这道题。突然感觉那个时期的我好执着好认真。介于本公众号现在几乎没人看,我索性把那道题和自己的答案都搬到这里好了,也算是对自己青春的一次祭奠。

疯人呓语(三)——命定和改运

人喜欢喊叫:我要改变命运。但人是否想过什么是命运?命运是人这一宇宙成员的演进过程。如果人是经典物理学中的一个质点,那么人出生的时间与空间状态就是这个质点的初始状态,宇宙演进的规律(包括人演进的一切规律)就是这个质点演进时遵循的牛顿三定律,人的命运就是这个质点的运动过程。质点运动的每个细节都可以被知道,类似地人生的每个细节也可以被知道,所以命运似乎是固定的。

疯人呓语(二)

时间的传说:“天上一日,人间百年”。这个传说让人思考,时间进程有快与慢吗?如果有,以什么为参照?很简单,那就是别理会这个问题。就算人为地设置一个参照,也无所谓,除非我们从一个时间系统进入另一个时间系统。因为,时间的快慢与否,均匀与否,是我们的感觉,而且我们的行动快慢与之成正比。时间快了,我们的动作也快了,一日或许就可以变老;时间慢了,我们的动作也慢了,品一杯茶或许可以耗时百年。当然,这么说是相对那个参照系而言。但是,在我们的意识里,时间依旧是均匀的,稳定的,时空对应的规则,依然成立。

疯人呓语(一)

我的意识曾经无数次流浪。我喜欢进入那种混沌的感觉。我喜欢那种迷魂阵一般的感觉。我有一种恶趣,喜欢像意识流小说家那样,追踪意识的碎片。请不用理会这些文字的含义,如果你还在看它们的话。如果你要执着,那么欢迎进入疯子的世界。

翻出了大学的一件旧物,让我突然有种泪奔的冲动

今天整理旧物,翻出了大学时代的一个发黄的本子,看着里面稚嫩的文字,突然有种泪奔的冲动。因为里面居然有老师打的两个“优”!在我的印象里,我的大学是过的很操蛋的,没想到居然还有两个“优”,还能在今日再次看到。
操蛋的不只是我的大学,而是我整个的人生。至于大学,印象中不过是一段乏味的插曲罢了。昔年遭逢大变,我的性情也随之大改。我几乎是带着冷漠和决然,不屑地走过了那四年。当了半年班长就成功下台,挂过我以前最擅长的英语课,给人算命,给自己买彩票……大一麻木的忘了痛,尽情地逃课;大二迷茫的挂了科,自己都诧异;大三担心学位证,感觉极烂;大四时光似流水,转眼就毕业。幸亏最后还有点方向感,古今中外形上形下乱七八糟看了不少书,铁了心买了笔记本,下定决心研究互联网,最后当了码农找到了一口饭吃。

神应该具备哪些牛逼的能力(下)?
——「科技的终极,是让人类进化成神吗?」之四

和电脑相比,人的思维能力似乎很高大上。毕竟,电脑是人脑思维的产物,电脑能做的所有事情,目前还都在人的控制范围内,所以我们有理由自豪。此外,对人脑很简单的事情,比如模式识别、自然语言处理,对电脑而言却没那么简单。你可以轻松地认出你妈是你妈,轻松地听出一段音频是周杰伦的《菊花台》,但电脑不行。你可以轻松地看懂我写的这一段话,并用自己的语言复述出来,但电脑不行,不信你打开iPhone调戏一下siri试试。如果你可以在这些方面有所突破,你可以随便去找一家IT巨头的老总喝咖啡了。google曾经有一个google brain项目,用16000个处理器连接成一套复杂的人工神经网络系统,最后成功地识别了猫脸。注意,只是猫脸,而不是人脸。google brain项目的负责人之一Andrew,现在是百度人工智能研究院的首席科学家。

王小波——被遗忘的文坛大咖

毕业4年多了,期间经历了上班,失恋,炒老板鱿鱼,去西安找工作,碰壁后写了封诚恳的道歉信再回原来的公司,一个月后再次愤然辞职,随后是失业,无意找到了赚钱的救命稻草——德州扑克,很快就输的身无分文,拿起电话问所有可能有钱的朋友借钱,在无法苟且之后滚回老家,在毕业快两年的时候迫不得已回到大学去拿当初轻而易举就可以得到的毕业证和学位证,之后是长达2年多的自由职业者——德州扑克手,在德州扑克这条路无法走下去的时候,又经历了考事业单位,考公务员,四处奔波为了能得到份糊口的工作,甚至去了亲戚家的店去卖拖拉机……;这些经历改变了我很多,但是有些东西却一直存在我的骨血里,那就对自由的追求和爱的热忱,而我身上的这一精神基因的遗传者正是被遗忘的文坛大咖——王小波。

神应该具备哪些牛逼的能力(上)?
——「科技的终极,是让人类进化成神吗?」之三

第一个容易想到的词,是“全知全能”。但是这个词太无敌、太空泛了,看似囊括了一切,实则什么也没说清。我不能接受用这么含义朦胧的术语来描述神,必须采用与现代科学相容的术语,将其精确化,这样才能探讨让人拥有神力的可能方法。好了,废话不多说,直接上观点。除了不丧失人性,我觉得神应该还具有下面这6大牛逼的能力。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滚犊子吧!

在今天给9楼封闭区的病人做活动的过程中,雷春富在抢凳子游戏淘汰时唱了一首刘德华的《笨小孩》,他唱第一遍时记不住歌词,我用手机搜到歌词让他拿着我的手机,看着上面的歌词来唱,在他第二次唱歌之前,我提醒他唱的慢点,但是他重新开唱后依然抢拍子,才意识到他们都是精神病患者。雷春富在以前活动中的表现也不错,积极主动,看不出有什么异样的地方,就和外面的人一样,让我对他本身产生了好奇:他到底得哪类精神疾病了;他背后又有着怎么样的故事;所以,我在下楼的时候,以给他做心理测试的理由带着他和我一起去了我的办公室,才有了下面的故事。

绝望之爱的类型

人世间让人纠结、绝望的爱,无非以下几种:
无望之爱:爱到痛彻心扉,爱到不能呼吸,朝思暮想,日盼夜望,但对方从始至终都视你为空气,当你为路人。
惊世之爱:彼此爱到天崩地裂,但不能见容于世俗,被外力横加干涉。在这种爱面前,信仰、肤色、种族、年龄、阶层、性别,皆是桎梏。

What a fucking nice era!微能量
——读《人工智能的未来》

不同于《Artificial Intelligence:A Modern Approach》的超大部头、高度形式化、艰涩难懂,读《On Intelligence》时,我需要努力抑制自己尖叫的冲动,因为那感觉就像另一个人说出了自己脑海里的话,而且说的更好。

从《花千骨》看女性的YY能力

都说男作者爱YY,以《鹿鼎记》为滥觞,制作了成批的种马小说。但是女作者YY的功力一点也不逊色好吗?在《花千骨》原著中,堂堂的长留上仙白子画,竟然被他去除仙力,并沦为她的男宠,夜夜被趴在身上吸血。如此重口味的画面,我实在不敢想象,我一度怀疑我是在看吸血鬼故事,真不知道电视剧会怎么拍这一段。

爱上不该爱的人的代价微感悟

在这个时代,两个人的距离只有一个电话而已。但打通这个电话,有时却需要莫大的决心。是否有那么一个人,你一次又一次地刷新朋友圈,只为能看到他/她的只言片语;你一次又一次地刷新自己QQ空间的访客,只是为了确定他/她有没有来看过你;你屏蔽了他/她一次又一次,却又一次又一次地把他/她放了回来……

也说李晨和张馨予微评论

坏女人馨予,半是寒酸,半是祝福;好男人李晨,有了现任,手撕前任。怎么看都是天生的冤家,范爷,你掺和啥?恨和赌咒是因为余情未了,范爷,你傻啊?

彻彻底底、完完整整做回我自己微感悟
——毕业两周年感悟

尊重别人的前提是自重,谦虚做人的前提是自信,信赖别人的前提是人格独立。回顾之前两年工作和生活经历,我虽然兢兢业业,但也唯唯诺诺,有一种当妓女的感觉。既然大违自己本心,而且回忆起来就像吃苍蝇一样难受……

脑科学和心理学,或许正在呼唤自己的牛顿

正电子发射型计算机断层显像等先进技术,就像脑科学领域的天文望远镜,说明我们对人脑的物质层级已经达到了很深入的认识。形形色色的子学科和理论模型,说明人类对于心智的研究,已经积累了大量的事实和数据。如火如荼的人工智能研究,急需一个深入的、整体的心智模型。史诗级大脑研究工程的涌现,昭示着科学家探索大脑的决心。而分布在全球的神经科学实验室,还在不断地产生新的数据。但身处信息大爆炸时代,我们对心智的理解依然混乱且贫乏。或许,我们处于科技大变革的前夜,心智科学正在呼唤自己的牛顿,来完成一个划时代的、大一统的伟大理论。

人工智能和脑科学真的需要划定楚河汉界吗?

现代科学的领域划分越来越精细,科研工作也变得越来越专门化。在这样一种背景下,科研工作者的门户之见也大有愈演愈烈之势,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凸显自己的权威性和专业性。虽然电脑和人脑只有一字之差,而且探索人脑的工作原理和制作像人脑一样聪明的机器这两种不同兴趣,似乎有天然的紧密联系,但是二者之间的鸿沟依然是巨大的。近期欧洲科学家联合发难“人类大脑工程”的事件,就是这种门户之见的生动体现:神经科学家们担心经费主要被用于信息技术,从而导致人脑无法在这一工程中被充分研究。

人类大脑工程(HBP)简介

人类大脑工程(HBP)在笔者心目中有无与伦比的份量。遗憾的是,由于国内资料和报道的缺失,我们很难对该工程的目标、宗旨、领域和范式等形成一个清晰的认识。无论我们是否已经意识到,脑科学和人工智能这一对相辅相成的学科正在世纪范围内极速发展。对大脑奥秘的逐渐揭示,将不可阻挡地成为人类文明的里程碑。可喜的是,最近HBP官方在答复《至欧盟委员会的一封关于人类大脑工程的公开信》时,对这一史诗级的工程进行了耐心的说明,我们可以借此加深对它的了解。笔者在翻译这份HBP官方文档时,好几次心潮澎湃,仿佛一位知己道破了自己心中的宏愿。下面是完整译文,希望各位喜欢:

《至欧盟委员会的一封关于人类大脑工程的公开信》完整译文动态

700多名科学家联合发难“人类大脑工程(HBP)”,截止撰写本文的时间为止,光签名者就达到了610人。很多年后,这绝对称得上脑科学界和人工智能界,乃至整个科学界的大事件。对大脑智能的直接研究,以及通过人工智能的方式探究智能,似乎一直都是两种对立的研究取向。这种分歧,的确是此次事件的原因之一,因为人类大脑工程似乎更侧重于信息科学,这不能不上神经科学家感到不爽。但是,真的只是这样吗?科学家也是人,也要吃喝拉撒睡,在高举着“欧洲神经科学”、“推进人类对大脑理解”、“潜在的巨大社会益处”等旗帜的同时,HBP的质疑者们的醉翁之意,似乎是瓜分这笔高达12亿欧元的天价经费。也许你觉得这是小人之心,但看完以下这封完整的公开信,你会发现这不是笔者信口开河:

700多名科学家联合发难“人类大脑工程(HBP)”动态

上帝用了38亿年,才制造出了人类的大脑。考虑到人脑信息量之大、结构之复杂,欧盟资助的“人类大脑工程”可谓惊天地泣鬼神。该工程耗资12亿欧元(约102亿人民币),涉及数百名科学家,112家研究机构,24个国家,12个研究领域,核心目标是对人脑中数以亿万计的神经元进行建模,并用超级计算机仿真模拟,从而“复制”大脑。然而,这项一直存在争议的计划,最近迎来了更大的危机。7月7日,该工程中156名科学家在网站neurofuture.eu联合发表了《至欧盟委员会的一封关于人类大脑工程的公开信》,到目前为止,已经有363参与该工程的科学家署了名,并获得了该工程以外的358名署名支持者。

意识为什么如此神奇

假设在某一颗星球上,生活着一种高智慧的外星人。这种外星人长得和人类完全不同,但他们的智能远超过人类。比如,他们体型大小是人类的10000倍,思维器官不在头上,而是在大脚拇指上。有一天,这种地外文明通过先进的太空飞船来到地球,并且在地球上建立了基地并统治了地球。外星科学家对地球生物的智能发生了兴趣,并开始对人类进行研究。他们就像人类解剖小强一样,剖开了人类的大脑。尽管人类被解剖时发出了惨叫,但外星人几乎听不见……

为什么我的网站迟迟无法切入正题微感悟

今天看了下我网站的域名年龄,已经1个月零12天了(其中备案用了20来天)。这让我突然产生了一种焦躁感。原因很简单,我网站的核心主题是人工智能、大脑和心理,但网站上线以来,只有两篇文章是切题的。这显然会影响百度蜘蛛的判断。其实脑海中有千言万语需要表达,但就是不知道该如何下手。手指放在键盘上,敲一段,删一段,就是无法进入状态。写作灵感真的是一种很神奇的东西,有时候,不知不觉就能码出1万字来;有时候,挤牙膏似的蹦出几个字,但就是怎么都看不顺眼。

站长们,看看我是怎么被我的博客网站给玩了的

做一个独立的个人网站,并不像看着那么简单。从选择域名、购买主机、备案、设计、编码(前后台)、部署、维护、推广,都得自己一个人搞定。如果网站是内容驱动型的,比如博客,那你还得持之以恒地发布原创的内容。虽然我是一个秉承“生命在于折腾”理念的人,喜欢体会折腾带来的无限乐趣,但与此同时,作为一个“重度强迫症”患者,我深刻地体会到:大多数情况下,不是你在折腾网站,而是网站在折腾你。弗洛姆描述人与人的关系时说,每个人都有兼有施虐狂和受虐狂两种倾向。这句话用来形容站长和他的网站,也是非常贴切的。站长朋友们,揉一揉你们浮肿的双眼,看看兄弟我是怎么被网站给“玩”的。

欧盟资助12亿欧元让科学家复制人类大脑动态

大脑的研究越来越热,受到各国政府的高度重视。但脑科学早却进入高成本的年代,动辄上亿的科研经费似乎早已是见怪不怪。这不,据Sky News报道,欧盟撤资12亿欧元(约合102亿人民币),让“人类大脑工程”的科学家们来一块一块地复制大脑。有人反对,有人支持,你怎么看呢?一下是经过我翻译的原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