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人呓语(二)

时间的传说:“天上一日,人间百年”。这个传说让人思考,时间进程有快与慢吗?如果有,以什么为参照?很简单,那就是别理会这个问题。就算人为地设置一个参照,也无所谓,除非我们从一个时间系统进入另一个时间系统。因为,时间的快慢与否,均匀与否,是我们的感觉,而且我们的行动快慢与之成正比。时间快了,我们的动作也快了,一日或许就可以变老;时间慢了,我们的动作也慢了,品一杯茶或许可以耗时百年。当然,这么说是相对那个参照系而言。但是,在我们的意识里,时间依旧是均匀的,稳定的,时空对应的规则,依然成立。

疯人呓语(一)

我的意识曾经无数次流浪。我喜欢进入那种混沌的感觉。我喜欢那种迷魂阵一般的感觉。我有一种恶趣,喜欢像意识流小说家那样,追踪意识的碎片。请不用理会这些文字的含义,如果你还在看它们的话。如果你要执着,那么欢迎进入疯子的世界。

谨以此文,祭奠一下我曾经的note7

本人码农一枚,受够了手里已经卡成翔的小米3,打算等iphone7上市后豪一把。但是,9月初,我被被note7深深地魅惑了。记得早在四年前刚毕业那会,要不是因为穷,差点就没抵挡住三星第一代note的诱惑,所以这一次,我果断花了差不多6000大洋买了note7,彻底放弃了买iphone7的打算。当时,蓝、黑色note7网上已经断货,而且已经在全球生多起爆炸,但三星声明称国行版使用了安全版的电池。出于对三星国际大厂的信任,再加上note7发布会上有马东先生(我是他的脑残粉)站台,我不嫌麻烦专门跑了三家苏宁实体店,终于成功入手了一台黑色note7。

感觉我好虚弱微感悟

感觉精、气、神似乎在一点点溃散,感觉生命力似乎在一点点流失。感觉整个世界似乎与自己慢慢失去联系,感觉自己慢慢地失去了感知世界的能力。我想,或许我是真的老了。我怎么可以就这样老了?

我的宇宙观微感悟

蜜蜂和蚂蚁是研究复杂性的绝佳对象。请相信我,在不久的将来,蜂群和蚁群将会被视为某种生命体,而不是蜂或蚁的简单集合。类似的情况同样可以发生在人类社会、宇宙星云中,乃至发生于整个宇宙中。我甚至愿意相信,这一现象还会发生在原子、亚原子的层次上,因为我长久以来,都隐约感觉德谟克利特可能是错误的,我认为物质的层级是无限的,并且每个层级上都会发生类似于蜂群的那种现象,而不是最终被拆减为冰冷的、离散的“原子”或“上帝粒子”。这才是我眼中的宇宙

城乡结合部的典型景观微生活

生存对每个男女都非容易之事。城乡结合部,是普通大众为生存抗争的写照和缩影,它连接着梦想与现实,它里面有太多美好和残忍。我热爱城乡结合部,我想即便当我老掉牙之时,也一定还能记起这朴素、杂乱的风光。

脑科学和心理学,或许正在呼唤自己的牛顿

正电子发射型计算机断层显像等先进技术,就像脑科学领域的天文望远镜,说明我们对人脑的物质层级已经达到了很深入的认识。形形色色的子学科和理论模型,说明人类对于心智的研究,已经积累了大量的事实和数据。如火如荼的人工智能研究,急需一个深入的、整体的心智模型。史诗级大脑研究工程的涌现,昭示着科学家探索大脑的决心。而分布在全球的神经科学实验室,还在不断地产生新的数据。但身处信息大爆炸时代,我们对心智的理解依然混乱且贫乏。或许,我们处于科技大变革的前夜,心智科学正在呼唤自己的牛顿,来完成一个划时代的、大一统的伟大理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