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人呓语(二)

时间的传说:“天上一日,人间百年”。这个传说让人思考,时间进程有快与慢吗?如果有,以什么为参照?很简单,那就是别理会这个问题。就算人为地设置一个参照,也无所谓,除非我们从一个时间系统进入另一个时间系统。因为,时间的快慢与否,均匀与否,是我们的感觉,而且我们的行动快慢与之成正比。时间快了,我们的动作也快了,一日或许就可以变老;时间慢了,我们的动作也慢了,品一杯茶或许可以耗时百年。当然,这么说是相对那个参照系而言。但是,在我们的意识里,时间依旧是均匀的,稳定的,时空对应的规则,依然成立。

我对于“意识”的疯狂猜想

大学时代,我反复地做过这样的实验:想意识流小说家那样,用笔记录自己的每个“意念”,我发现我做不到。“意念”总是不断涌现,并且我感觉这种涌现是并行的而不是串行的,我的笔更不上它们的速度;一个意念被记录下来,意味着好几个别的意念被遗忘,并且会产生更多新的意念。被搞得我精疲力尽的我,只能不断问自己:“这些意念从何处来?是否真的消失了?这些意念的数量是否是又穷的?这些意念之间是什么关系?”

我的宇宙观

蜜蜂和蚂蚁是研究复杂性的绝佳对象。请相信我,在不久的将来,蜂群和蚁群将会被视为某种生命体,而不是蜂或蚁的简单集合。类似的情况同样可以发生在人类社会、宇宙星云中,乃至发生于整个宇宙中。我甚至愿意相信,这一现象还会发生在原子、亚原子的层次上,因为我长久以来,都隐约感觉德谟克利特可能是错误的,我认为物质的层级是无限的,并且每个层级上都会发生类似于蜂群的那种现象,而不是最终被拆减为冰冷的、离散的“原子”或“上帝粒子”。这才是我眼中的宇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