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说说探春的凉薄和苦恼

“辱亲女愚妾争闲气”一回中,凤姐染恙,探春行权,恰逢赵姨娘的哥哥赵国基去世,赵姨娘因为赏银太少向探春抱怨,探春直呼“赵国基”之名,并说“谁是我舅舅?我舅舅才升了九省检点,那里又跑出一个舅舅来?”。站在一个现代人的角度,这个情节让我感到十分震惊,并觉得探春的言行有些许凉薄;因为这无非就是一个市侩、小心眼、不知大体、受人欺压的母亲,像自己的女儿哭诉哭诉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