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心理学之初的我(一)——从一道俗套的题目开始

整理大学时的作业本,发现了一道题,而我居然是用了整整10页16开的纸来回答的这道题。突然感觉那个时期的我好执着好认真。介于本公众号现在几乎没人看,我索性把那道题和自己的答案都搬到这里好了,也算是对自己青春的一次祭奠。

翻出了大学的一件旧物,让我突然有种泪奔的冲动

今天整理旧物,翻出了大学时代的一个发黄的本子,看着里面稚嫩的文字,突然有种泪奔的冲动。因为里面居然有老师打的两个“优”!在我的印象里,我的大学是过的很操蛋的,没想到居然还有两个“优”,还能在今日再次看到。
操蛋的不只是我的大学,而是我整个的人生。至于大学,印象中不过是一段乏味的插曲罢了。昔年遭逢大变,我的性情也随之大改。我几乎是带着冷漠和决然,不屑地走过了那四年。当了半年班长就成功下台,挂过我以前最擅长的英语课,给人算命,给自己买彩票……大一麻木的忘了痛,尽情地逃课;大二迷茫的挂了科,自己都诧异;大三担心学位证,感觉极烂;大四时光似流水,转眼就毕业。幸亏最后还有点方向感,古今中外形上形下乱七八糟看了不少书,铁了心买了笔记本,下定决心研究互联网,最后当了码农找到了一口饭吃。

人与小白鼠无异 (下)

毕业的时候,我和好友S在“XX大学是垃圾文凭制造所”这点上英雄所见略同,不同的是我,我放弃了两证,还不断的在心里为这自毁式的行为找支撑点:没两证,自己依然可以过好此生。然后呢?然后就是自己在毕业后的时间里一直在逃避两证的问题,在拿不拿两证的问题上一直纠结犹豫,与初恋最终的分手,跟这个问题多少也有些关系,因为我延迟了两年才拿到两证,也因此失去了很多工作的机会,失去了大好的时光。这种毕业时放弃两证,两年后又回到学校用这样一种窝囊、纠结、痛苦、尴尬的方式重新拿回两证,让自己的身心受到了不可逆的损害。

人与小白鼠无异(二)

我怀揣着心理咨询师的大梦入的大学,之后很快就发现了XX大学的种种不如意的地方,最难以忍受的是系里老师的讲课方式以及相应的考试模式。老师上课照本宣科,考试前划重点,哪怕你这个学期一节课也不上,考前记住重点也能得90分以上。最差劲的是大学里每年的奖学金是与这样的垃圾考试挂钩,即使如此考试还作弊成风。我去你大爷的,大学四年里唯一一种可以和同学们之间进行竞争的活动,也因以上种种原因变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