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 a fucking nice era!

不同于《Artificial Intelligence:A Modern Approach》的超大部头、高度形式化、艰涩难懂,读《On Intelligence》时,我需要努力抑制自己尖叫的冲动,因为那感觉就像另一个人说出了自己脑海里的话,而且说的更好。

人工智能和脑科学真的需要划定楚河汉界吗?

现代科学的领域划分越来越精细,科研工作也变得越来越专门化。在这样一种背景下,科研工作者的门户之见也大有愈演愈烈之势,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凸显自己的权威性和专业性。虽然电脑和人脑只有一字之差,而且探索人脑的工作原理和制作像人脑一样聪明的机器这两种不同兴趣,似乎有天然的紧密联系,但是二者之间的鸿沟依然是巨大的。近期欧洲科学家联合发难“人类大脑工程”的事件,就是这种门户之见的生动体现:神经科学家们担心经费主要被用于信息技术,从而导致人脑无法在这一工程中被充分研究。

人类大脑工程(HBP)简介

人类大脑工程(HBP)在笔者心目中有无与伦比的份量。遗憾的是,由于国内资料和报道的缺失,我们很难对该工程的目标、宗旨、领域和范式等形成一个清晰的认识。无论我们是否已经意识到,脑科学和人工智能这一对相辅相成的学科正在世纪范围内极速发展。对大脑奥秘的逐渐揭示,将不可阻挡地成为人类文明的里程碑。可喜的是,最近HBP官方在答复《至欧盟委员会的一封关于人类大脑工程的公开信》时,对这一史诗级的工程进行了耐心的说明,我们可以借此加深对它的了解。笔者在翻译这份HBP官方文档时,好几次心潮澎湃,仿佛一位知己道破了自己心中的宏愿。下面是完整译文,希望各位喜欢:

《至欧盟委员会的一封关于人类大脑工程的公开信》完整译文

700多名科学家联合发难“人类大脑工程(HBP)”,截止撰写本文的时间为止,光签名者就达到了610人。很多年后,这绝对称得上脑科学界和人工智能界,乃至整个科学界的大事件。对大脑智能的直接研究,以及通过人工智能的方式探究智能,似乎一直都是两种对立的研究取向。这种分歧,的确是此次事件的原因之一,因为人类大脑工程似乎更侧重于信息科学,这不能不上神经科学家感到不爽。但是,真的只是这样吗?科学家也是人,也要吃喝拉撒睡,在高举着“欧洲神经科学”、“推进人类对大脑理解”、“潜在的巨大社会益处”等旗帜的同时,HBP的质疑者们的醉翁之意,似乎是瓜分这笔高达12亿欧元的天价经费。也许你觉得这是小人之心,但看完以下这封完整的公开信,你会发现这不是笔者信口开河:

700多名科学家联合发难“人类大脑工程(HBP)”

上帝用了38亿年,才制造出了人类的大脑。考虑到人脑信息量之大、结构之复杂,欧盟资助的“人类大脑工程”可谓惊天地泣鬼神。该工程耗资12亿欧元(约102亿人民币),涉及数百名科学家,112家研究机构,24个国家,12个研究领域,核心目标是对人脑中数以亿万计的神经元进行建模,并用超级计算机仿真模拟,从而“复制”大脑。然而,这项一直存在争议的计划,最近迎来了更大的危机。7月7日,该工程中156名科学家在网站neurofuture.eu联合发表了《至欧盟委员会的一封关于人类大脑工程的公开信》,到目前为止,已经有363参与该工程的科学家署了名,并获得了该工程以外的358名署名支持者。

欧盟资助12亿欧元让科学家复制人类大脑

大脑的研究越来越热,受到各国政府的高度重视。但脑科学早却进入高成本的年代,动辄上亿的科研经费似乎早已是见怪不怪。这不,据Sky News报道,欧盟撤资12亿欧元(约合102亿人民币),让“人类大脑工程”的科学家们来一块一块地复制大脑。有人反对,有人支持,你怎么看呢?一下是经过我翻译的原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