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科学和心理学,或许正在呼唤自己的牛顿

正电子发射型计算机断层显像等先进技术,就像脑科学领域的天文望远镜,说明我们对人脑的物质层级已经达到了很深入的认识。形形色色的子学科和理论模型,说明人类对于心智的研究,已经积累了大量的事实和数据。如火如荼的人工智能研究,急需一个深入的、整体的心智模型。史诗级大脑研究工程的涌现,昭示着科学家探索大脑的决心。而分布在全球的神经科学实验室,还在不断地产生新的数据。但身处信息大爆炸时代,我们对心智的理解依然混乱且贫乏。或许,我们处于科技大变革的前夜,心智科学正在呼唤自己的牛顿,来完成一个划时代的、大一统的伟大理论。

人工智能和脑科学真的需要划定楚河汉界吗?

现代科学的领域划分越来越精细,科研工作也变得越来越专门化。在这样一种背景下,科研工作者的门户之见也大有愈演愈烈之势,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凸显自己的权威性和专业性。虽然电脑和人脑只有一字之差,而且探索人脑的工作原理和制作像人脑一样聪明的机器这两种不同兴趣,似乎有天然的紧密联系,但是二者之间的鸿沟依然是巨大的。近期欧洲科学家联合发难“人类大脑工程”的事件,就是这种门户之见的生动体现:神经科学家们担心经费主要被用于信息技术,从而导致人脑无法在这一工程中被充分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