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男儿邦微生活

乱炖:机器人离威胁人类还有多远近?微感悟

近几年,沉寂多年的人工神经网络领域有了重大进展,深度学习这一概念逐渐深入人心,人工智能似乎突然大放异彩,特别是AlphaGo战胜围棋世界冠军的消息,给人一种机器人很快就要统治人类的压迫感。

我有一位挚友微生活

我有一位挚友,我知道他所有的底细,他也知道我所有的不堪。我们可以长达半年不联系,也常会一口气微信视频到三更半夜。我们的对话模式通常是“你丫就是个疯子”、“贱人果然矫情”。我们曾一起做过很多疯傻之事,也曾彼此看不惯对方的作为誓要划清界限。我们数度断绝过关系,但最后总发现对方一直同在。

What a fucking nice era!微能量
——读《人工智能的未来》

不同于《Artificial Intelligence:A Modern Approach》的超大部头、高度形式化、艰涩难懂,读《On Intelligence》时,我需要努力抑制自己尖叫的冲动,因为那感觉就像另一个人说出了自己脑海里的话,而且说的更好。

亲爱的,让我用一生为你吸蚊子,好吗?微能量

单身狗伤不起啊。昨晚又被蚊子咬起了好几个大包,而且越挠越痒。以前在家里和学校,被咬的从来不是我。但这个雷阵雨停不下来的夏天,不知道是帝都的蚊子统统都基因突变了,突然爱上我的血液了?还是我最近变帅(chǒu)了,特别受蚊子们的青睐?亲爱的你,赶紧和我作伴吧,我愿用一生为你吸蚊子。

《西游记之大圣归来》,你怎么可以欺骗我的感情?微评论

被海报中唯美飘逸的披风诱惑,被网友们山呼海啸的好评鼓动,我决定去影院调节一下我布满愁云惨雾的人生。我以为我要看的是一个中国风的英雄故事,看到一部被称作国产动漫里程碑的影片。我忍住了去豆瓣看影评的冲动,因为我担心被剧透。结果呢?我看到了一个年画娃娃鼓舞一只落魄的猴子大战无厘头小怪兽的低幼搞笑片。我可以说我被欺骗了吗?明天去看《捉妖记》,希望能看到一个不侮辱智商的故事。

爱上不该爱的人的代价微感悟

在这个时代,两个人的距离只有一个电话而已。但打通这个电话,有时却需要莫大的决心。是否有那么一个人,你一次又一次地刷新朋友圈,只为能看到他/她的只言片语;你一次又一次地刷新自己QQ空间的访客,只是为了确定他/她有没有来看过你;你屏蔽了他/她一次又一次,却又一次又一次地把他/她放了回来……

也说李晨和张馨予微评论

坏女人馨予,半是寒酸,半是祝福;好男人李晨,有了现任,手撕前任。怎么看都是天生的冤家,范爷,你掺和啥?恨和赌咒是因为余情未了,范爷,你傻啊?

感觉我好虚弱微感悟

感觉精、气、神似乎在一点点溃散,感觉生命力似乎在一点点流失。感觉整个世界似乎与自己慢慢失去联系,感觉自己慢慢地失去了感知世界的能力。我想,或许我是真的老了。我怎么可以就这样老了?

《三体》:维德之死微感悟

宏大的《三体》史诗即将进入尾章。在一道强激光中,托马斯·维德在万分之一秒钟内被气化;而几乎与此同时,程心乘“星环”号回到了木星太空城,再次进入冬眠,两百年后,她将再度醒来。英雄乖乖地死了,圣母快乐地冬眠了,最要命的是,英雄自毁长城,没有任何心理学上的理由。这离奇悲怆的情节,让我情何以堪啊?真想大喊一声,“打倒圣母,还我英雄”!

《幻城》的元素微感悟

《幻城》是郭敬明的成名作,也是我高中时度过的少有的课外书。这本书,以及《红楼梦》,让我迷醉、让我哀伤。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我很厌恶《幻城》《红楼》之类的作品,觉得他们是毒药,让我的性格变得阴郁缠绵。现在,我想好好思考,思考《幻城》为何有这等魔力,思考它到底对我的性格和人生产生了什么影响。下面《幻城》中的一些元素:

我对于“意识”的疯狂猜想微感悟

大学时代,我反复地做过这样的实验:想意识流小说家那样,用笔记录自己的每个“意念”,我发现我做不到。“意念”总是不断涌现,并且我感觉这种涌现是并行的而不是串行的,我的笔更不上它们的速度;一个意念被记录下来,意味着好几个别的意念被遗忘,并且会产生更多新的意念。被搞得我精疲力尽的我,只能不断问自己:“这些意念从何处来?是否真的消失了?这些意念的数量是否是又穷的?这些意念之间是什么关系?”

我的宇宙观微感悟

蜜蜂和蚂蚁是研究复杂性的绝佳对象。请相信我,在不久的将来,蜂群和蚁群将会被视为某种生命体,而不是蜂或蚁的简单集合。类似的情况同样可以发生在人类社会、宇宙星云中,乃至发生于整个宇宙中。我甚至愿意相信,这一现象还会发生在原子、亚原子的层次上,因为我长久以来,都隐约感觉德谟克利特可能是错误的,我认为物质的层级是无限的,并且每个层级上都会发生类似于蜂群的那种现象,而不是最终被拆减为冰冷的、离散的“原子”或“上帝粒子”。这才是我眼中的宇宙

window8下如何批量重命名文件微知识

今天无意发现windows8的一个有趣现象。选中多个文件,然后对其中任意一个文件上右击,进行重命名,比如重命名为test。这时候奇妙的事情发生了,所有文件的名称都变了,如果多个选中的文件类型相同,那么它们会被重命名为形如test(1)、test(2)、test(3)……的形式;如果选中的多个文件类型各不相同,那么他们会被具有相同的新名称。

展博,你竟然把人家易之都逼的出柜了!微生活

于妈毁人不倦,魔抓尽然伸向了呆萌的展博。展博,你原来尽然可以这么高冷傲娇,伶牙俐齿,活生生把大周第一美男张易之都逼得出柜了。你看人家易之被气的眼泪汪汪,你不内疚吗?你这么吊,不怕你家一菲姐收拾你吗?一代萌神就这样性情大变,固然让人唏嘘;只是,这可怜的易之啊,于妈重口味你又不是不知道,你怎么能这么不淡定?柜是随随便便就能出的吗?

灵活和严谨:dojo和Extjs风格上的差别微感悟

dojo和Extjs,同为牛逼哄哄的重量级、一站式的javascript前端框架,都对javascript基于原型的继承模式进行了面向对象式的封装,为苦逼的前端工程师提供了一种更接近传统语言的编程体验。但即便如此,二者在风格上还是有很大的区别。首先,dojo支持多继承,而Extjs采用单继承的方式。为了突破这种限制,让类实现更丰富、更灵活的功能,Extjs提供了mixin和plugin这两种机制。其次,dojo引入了模块(module)的概念,采用异步模块定义(AMD)的方式来组织代码,模块可以是一个类、一个对象、一个函数,甚至可以使基本javascript类型,但在Extjs中是没有模块概念的。在组织代码时,在dojo中,模块是一等公民,每个模块对应一个文件,一组模块被放入一个包(package)中;而在Extjs中,类才是组织代码时的一等公民,一个类对应一个文件,类名和文件名通常一致,一组类被放入一个包(package)中。仅仅从这两个角度看,dojo之于Extjs,就像python之于java:

城乡结合部的典型景观微生活

生存对每个男女都非容易之事。城乡结合部,是普通大众为生存抗争的写照和缩影,它连接着梦想与现实,它里面有太多美好和残忍。我热爱城乡结合部,我想即便当我老掉牙之时,也一定还能记起这朴素、杂乱的风光。

彻彻底底、完完整整做回我自己微感悟
——毕业两周年感悟

尊重别人的前提是自重,谦虚做人的前提是自信,信赖别人的前提是人格独立。回顾之前两年工作和生活经历,我虽然兢兢业业,但也唯唯诺诺,有一种当妓女的感觉。既然大违自己本心,而且回忆起来就像吃苍蝇一样难受……

Django:为model添加自定义的manager进行数据查询微知识

我的网站使用django写的,最近增加了这样一个新需求:后台添加一篇新文章,但并不急于发表,而是现将其隐藏起来,到达特定的时间点后再将其发表。为此,我给原先的article模型添加了一个新的布尔型字段public。这样一来,需要在对article进行查询的源代码中,添加一个过滤器,过滤掉public的值为False的文章。由于在原先的代码中,这样的查询有好多处,逐一进行修改效率太低,而且很容易出错。好在django比较强大,可以直接给model添加自定义的manager进行数据查询,从而轻松地解决我的问题。

Django:如何admin管理界面中显示中文model名称微知识

在定义django模型时,我喜欢使用驼峰命名法,比如定义一个叫“BookReviewWeibo”的model,代表“微读书”。但是,django的admin管理界面在显示这个model的名称时,会将这个驼峰式的名称拆分为独立的单词,并最后一个单词使用复数。例如“BookReviewWeibo”这个model,在admin中会被显示为“book review weibos”,十分难看。

如何打出英文姓名中的点号“·”微知识

今天在技术群里讨论问题,打“冯·诺依曼”这个姓名的时候,由于不知道如何快速敲出这个讨厌的点号“·”,遂而直接打成了von neumann,哪知道群友们被搞得一团雾水,大呼高大上。

我是否还要继续当一名程序员?微感悟

今天突然意识到,原来计算机科学是一个模糊不堪的概念,这其中有一些领域是立足于永恒和不朽的,比如计算理论;有一些虽然暂时风光无限,但注定会在更大的历史维度中昙花一现,比如各种操作系统和编程语言。我在想,我到底是要当大师,还是做一名匠人?

千呼万唤,sae终于开通备案服务了微动态

与阿里云、腾讯云相比,sae性价比对站长是最高的,但苦于没有域名备案资格,让站长门一直很纠结。昨天晚上收到sae发来的邮件,期待已久的备案服务终于开通了,这对普通站长绝对是一个好消息。sae的竞争力,将会大大提高。

为什么我的网站迟迟无法切入正题微感悟

今天看了下我网站的域名年龄,已经1个月零12天了(其中备案用了20来天)。这让我突然产生了一种焦躁感。原因很简单,我网站的核心主题是人工智能、大脑和心理,但网站上线以来,只有两篇文章是切题的。这显然会影响百度蜘蛛的判断。其实脑海中有千言万语需要表达,但就是不知道该如何下手。手指放在键盘上,敲一段,删一段,就是无法进入状态。写作灵感真的是一种很神奇的东西,有时候,不知不觉就能码出1万字来;有时候,挤牙膏似的蹦出几个字,但就是怎么都看不顺眼。

帝都惊现西红柿大战,怎一个癫狂了得!微评论

惊闻北京有人搞西红柿大战,红男绿女拿西红柿互掷,这是作死的节奏吗?农民辛苦种起来的蔬果,可以这样糟蹋吗?荷尔蒙分泌失调可以去搞裸奔大赛,纵然奇葩怪诞,有伤风化,但不过是茶余饭后的谈资,远没有糟蹋粮食恶劣……

发现一个百度的web前端小bug微评论

当某个关键字搜索结果较少时,如果网页的高度小于浏览器的高度,那么百度的页脚便无法在浏览器中贴底,看起来很是怪异(见下图)。由于一般情况下,网页高度都是大于浏览器高度的,所以该bug无伤大雅。但是百度作为国内技术领先的IT公司,在前端细节上这么不严谨,未免贻笑大方。经过测试,谷歌的前端也存在该bug,但比百度轻微一点。当搜索结果较少时,谷歌的页脚是可以贴底的,但如果此时把浏览器窗口拖大,谷歌也会出问题。

微软小冰低调“再复活”,不再依赖任何第三方平台?微动态

近日,微软的搜索引擎bing的主页右下角上,悄悄冒出一条消息:小冰复活。小冰是微软一款智能聊天机器人,起初在腾讯的微信平台上推出,但很快就惨遭腾讯封杀。随后小冰在多家社交平台上“复活”,包括新浪微博、易信等。值得注意的是,小冰的此次低调“再复活”,给人的第一感觉纯粹是网页版的形式,似乎不再依赖于任何第三方平台。